和士郎结婚了

杂食杂食杂食,型月大坑中,卫宫士郎中心,士左,士右,BG,BL皆可!介意慎!

昊翔!

接着求大腿抱,最好是有梅芙和船长的大佬。
梅芙up没氪是个失误_(:з」∠)_
求大佬看看这边,求关爱无明人士_(:з」∠)_
安卓B服 id:100,114,952,045

把我们桶过生日这事忘得干干净净_(:з」∠)_…………

想吃迪卢芬恩……_(:з」∠)_……饿饿饿啊啊啊啊啊啊

呜——c汪六绊了

露胸的男性servant【没氪出A闪是个失误´_>`

复习UBW……emmmm也就你们闪打输了还能那么理直气壮,服气服气

老村长抢亲啦!【不对!
黑无毛正在赶来的路上,请注意安全_(:з」∠)_

I need 金士【蹬腿.jpg

【弓士】温泉旅行(3)

士郎性转,士郎性转,士郎性转

有大家喜欢的汪酱登场哦!

文火慢炖【我都不知道在写啥了……

各种私设塞成山,

不要问我什么时候汪酱和大河关系这么好,我也不知道!

——ready?

——go!


03

夕阳、蝉鸣、树影。

巴士在公交站牌前平稳的停下,士郎一行人陆续走下来,旅馆距离公交站十分近,顺着十字路口的路牌直走不过十几分钟,就是一路上没人讲话,显得气氛有些诡异。

“哎呀,欢迎光临。”老板娘十分热情的在门口迎接,“客房在二楼,我来带各位去。”

“哦,谢谢。”士郎跟在老板娘身后穿过几道回廊,再踩上木制楼梯,房间就在左手第二间。

老板娘刷拉一声拉开纸门,礼貌周道、有些歉疚的微笑浮现在清秀的脸上,“这里每间只能招待四位客人。还有两位要住在旁边。”

“啊,这样怎么分呢。”凛托起下巴思索道。

“让士郎和Archer一间不就可以了,每次不都是这么住的。”从不会认真读空气的大河提议。

“诶——可是前辈……”樱有些顾虑的开口。

“没问题,就按藤姐说的。”士郎牵住樱的手,打断了她的话,“一直都是这样安排的,就不要换了。”

“那Archer这里没问题吗?”凛转头问排在人群最后的哪位男士。

“那边可以,我也不会添麻烦的。”不出意料的回答

虽然平时就一直对士郎保持板着脸状态但是近日更加脸色铁青的Archer和看似与平常无异但是还是能感觉微妙到对Archer针对态度不爽的士郎,这两个人严重影响出游气氛。

就在前几天,胁迫士郎换衣服被Archer数落之后,樱、凛和saber几个人乖乖的排成行,怀着恶作剧被家长抓包的心态,老实地坐在餐桌旁等Archer说教。

心情忐忑的吃完饭,没有挨到Archer的教训以为万事大吉的几个悄悄松了一口气,却万万没想到晚上士郎和Archer吵了起来。

起因不太清楚,等意识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在和室里吵开了。

凛跪在纸门外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里面的动静,樱和saber则一次在上,和凛一样的动作。

“里面吵的好厉害呢。”凛小声说道。

“互相指责,完全不念情面。”Saber认真听着里面的吵架内容。

“应该进去劝一下前辈和Archer先生吗?”樱担忧的提议。

“出面干涉吗?”Saber询问了一下凛,看样子是准备换上武装。

“啊……士郎和Archer两个大笨蛋。”凛稍稍倾身把耳朵贴得更近,“Saber先待机,稍后听我指示。”

“我有些担心前辈。”樱稳住身体,将两只手也贴在纸门上,“没问题吧。”

“安心……”在凛试图安慰为士郎担忧的樱。

“对你没什么可说的了!”

凛的话音未落,里面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声调,随着气冲冲的脚步声,纸门气势汹汹的一下子被拉到底,门框‘啪’得一下碰到木制门套上。

一切发生的太突然,在昏暗的走廊听墙脚来不及躲避的三人全都摔到明亮的屋子里。

刚刚还拧着眉毛怒气冲冲的士郎,看到摔进来的三人,露出了困惑的表情,“你们在外面做什么?”

“哈哈,只是恰巧路过。”凛露出能做出的最无辜的表情迅速拖起Saber和樱火速闪人。

士郎:“……”

总之之后几天一直到现在,卫宫邸一直沉浸在Archer和士郎的冷战中,气氛微妙的令人窒息。

凛暗暗叹了口气希望趁这个机会能让这对主从紧张的关系缓和改善。“好的,就这样安排吧。”

“晚饭马上就要开始了,我领几位过去吧。”老板娘好心的建议,“今晚主菜是八目鳗。”

“八目鳗!就是那个八目鳗吗!?”Saber眼睛瞬间闪亮起来,碧瞳中全是对美食的热情。

“对哦。”温泉旅馆的老板娘被Saber的表现逗得很开心,“是那个很稀有的八目鳗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想到什么Saber竖起的呆毛泄气的垂了下来,她万分不舍的婉拒老板娘的好意。“多谢,我们行李还没有收拾。”

士郎:“那你们先去,我来整理吧。”

“这样……”美食的诱惑与舍弃同伴不义让Saber十分踌躇。

“没关系,Saber也饿了吧。”士郎稍稍外过头对Saber以示安心的微笑。

“可是——”Saber开口还想说些什么,就被凛打断了。

“走吧,Saber。”凛捉住金发少女的手臂,把她带到外面,“让她一个人呆一会吧。”

“那我先去了,一会见,前辈。”樱两只手背到身后,俏皮地眯起眼睛笑了一下,“前辈晚了的话,晚饭就都要被藤姐吃光了。”

“樱怎么能这么说呢!”已经迫不及待的一只脚跨过门槛的大河为自己辩驳,“我也会给士郎留一些的。”

“是是——”樱从背后把打算对樱诋毁自己品行而进行说教的大河推出去,顺便合上了纸门。

Archer那家伙早就不见踪影了,反正也是在冷战,那家伙不在更好。

士郎一个人留在空空荡荡的房间里,看着杂乱的行李,撸起左右袖子开始整理。

“呼。”把最后一件衣服放到壁橱里合上门,把房间整理好的士郎舒了一口气,虽然都是往常信手拈来的工作,但是还是费了一些体力。

感到有些疲惫的士郎摊开手脚躺在散发清新蔺草味道的榻榻米上,奔波了几乎一天的双腿和劳累的背部肌肉得到片刻的放松,今日因为各种原因身体里绷紧的弦稍稍了缓和了一些。

郁葱的树影把露台的一般染成深色,夏日夕阳的晚辉伴随有些燥热的风送到和室里,碰到窗框上挂着的风铃发出清脆的陶瓷相撞的声响,风铃下的纸笺也随风飘荡起来。

藤姐她们的房间风铃的纸笺是蓝色,士郎这间则是樱色。

士郎出神的看着摆动的樱色纸笺,仿佛意识也在跟随着那片温柔的颜色渐渐融化……

“喵呜……?”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脸上也感觉到被什么湿漉漉的粗糙的东西舔过,好像有什么毛茸茸暖呼呼的东西在顶自己的头。

微妙的触感让士郎清醒了一些,她一边用手背揉擦脸上被舔湿的地方,一边用另一只手撑着草席坐起来。

没等她看清楚一个毛绒绒的橘色团子就跳到了她的膝头,占据了士郎的大腿。

“嗯?”士郎伸出手捉起不请自来的小东西,把它举到视线平视高度,“是猫啊。”她屈起手指挠挠橘猫小巧的下颌。

橘黄色的猫咪在士郎逗弄下舒服得眯起眼睛,不由得歪起头向士郎的手指蹭去。

“喵~”它回应了一声,仿佛骄傲自满于自己高贵的身份。

“你是什么时候来的?”软绵绵的触感让士郎有些爱不释手,“乖乖的,我去给你找一些小鱼干?”

士郎忽然想起忘到脑后的晚饭,虽然并不饿,但是不吃又会被藤姐担心,总之即便晚了不少还是去看一下吧。

士郎把橘猫放下,小猫轻巧地踩在草席上从士郎身上跳开,歪着头看着士郎站起来整理自己因为躺在草席上而有些褶皱的衣服。

临走前士郎又揉了一把猫毛,“等一下带鳗鱼饭给你吃。”

“喵~”小橘猫高兴地叫了一声,就盘起尾巴坐好,独自望着合上的门扉,等士郎带鱼回来。

士郎转出走廊,下了楼梯去找Saber她们,或许是吃饭时间,旅店里没有看到几个旅客,士郎只好自己一个人慢慢找路。

整理完房间,躺在草席上实在太放松,结果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,肯定要比预定时间晚了不少,一会要好好向藤姐道歉才可以。

士郎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着。Saber应该会很高兴吧,很早就说想尝试一下八目鳗之类的高级食材,不过迫于家政原因一直没有机会。

樱会照看大河不要把士郎的全部吃掉,凛大概也如Saber一般在享受美食呢吧。

啊啊……还有一个……

那个家伙,谁会关心他啊!说到底一直都精神紧张都是和那家伙在冷战的关系!想到那个从来不会对自己露出好脸色的Archer,士郎就一阵火大。

她好像是把地板当成了红色的弓兵一样重重跺了几步,结果因为没看路,咚得一下撞到了别人。

“啊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士郎因为冲力后退了几步,和对方拉开了距离,“你没有事吧?”

“啊哈,完全没问题!”爽朗的声音让士郎觉得十分熟悉,“小姑娘,你倒是有没有碰……是你——!”因为有些殷勤而显得轻浮的话语戛然而止,束着蓝色长发的男性瞪大赤瞳惊讶地指着士郎。

“Lancer!”士郎这边的诧异也不输Lancer,士郎用因为太过惊愕而显得好像是斥责的语气问道,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!?”

“当然是和Master来度假。”Lancer倒像是被士郎严苛的质疑给震住了,一米八多的大男人右手摸着脑后的脖颈如实回答了士郎。

“这么说言峰也来了!?”要是那家伙来了那就十分难搞了,难保两边不会大打出手。

Lancer双手抱臂摇摇头,“不不不,小姑娘你的情报该更新了,现在教会派来的是修女。”他像是想到什么趣事似的,捂着嘴偷笑着侧倾身子对士郎说“你知道吗,那个臭屁的金皮卡变成了一个小鬼头了,哈哈哈。”

“那个吉尔伽美什?”士郎惊奇的问。

“除了他还会有谁。”Lancer仿佛看到笑话一般捂着肚子,他偏过头问道,“对了,小姑娘也来这里放松?”

“是和藤姐她们一起来的。”士郎点点头,“我去找她们汇合。”

“哦,老虎也来了吗!正好找她喝一杯!”听到许久不曾联络的酒友,Lancer眼神一亮,他大力地拍了拍士郎的肩膀,“走啊,小姑娘,一起去啦!”

“诶——”士郎猝不及防被Lancer拍得差点摔在地上,眼看就要用脸着陆的时候,士郎反射性地闭起眼睛。

“啊?”预料的摔倒并没有到来,士郎感觉自己的衣领被人从后面提住,整个人都被拎了起来,虽然失重悬空有些摇晃,但是万幸没有摔在地上。

“你这家伙,不看好就到处惹事。”突然出现并提着士郎后衣领的Archer面色不善的晃了晃手里的士郎。

“抱歉——啊,为什么是你啊!”被晃得有些头晕,习惯性道歉的士郎反应过来后就开始寸步不让的反唇相讥了,“谁要你关心!”

“让人不爽的家伙出现了。”Lancer用仿佛看到什么害虫的眼神盯着Archer,“真让人扫兴啊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Archer把士郎扛米袋似的甩到肩上之后,同样不遑多让的讽刺语气回复道,“总是觊觎别人的Master,你的忠诚心也没多到哪里去。”

“哈?”Lancer挑衅地扬起头,红色的眼睛危险地眯起来,“要打架吗?”

“啊,Archer和士郎在这里啊。”凛从走廊的转角走出来,首先看到了近处了Archer,然后她也看到了正和Archer对峙的Lancer,“Lancer也在?”

“啊,好久不见。”虽然和凛搭着话,但是Lancer身上针对Archer的敌意还是没有散去。

“难得遇到,要一起吃个饭吗?”凛对着Lancer邀请道。

Lancer这次却摆了摆手,“下次吧,我家的Master来喊人了。”蓝发的男人指了指凛身后的某个角落。

“诶?”凛转身向后看去,那里,有着美丽银色长发的少女和一个金发的男孩子一起向他们走近。

“呀,Maste——”还没有等Lancer的招呼打完,修女的圣骸布直接把Lancer结结实实全都缠起来了,连个出气的缝都没给留。

“初次见面,我的Servant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修女面无表情的道歉之后就把已经KO的Lancer给拖走了。

“啊,真是奇怪的人。”凛摊手耸肩。“好了,Archer可以把士郎放下了。”

哼了一声,Archer把士郎送到凛手里,“凛,不看好她,这家伙就会到处惹麻烦。”抱怨完后,Archer就一个人向反方向走了。

“啊啊,老妈子一样啊,这人!”凛一手扶额,暗暗在心里吐槽。

“士郎,走了。”凛拖起士郎的手臂把她往前带,“去吃饭啦,小樱为了不让藤村老师全部吃光可是一直在搏斗啊。”

“喂,士郎……?”凛牵着士郎的手臂往前走了一步后,发现士郎还在原地纹丝不动,她又转回来察看,“你怎么了?”

“喂,士郎,你脸好红啊。”发现士郎默不作声的低着头,凛前倾身体调整角度看到了士郎低埋的脸,一时脱线的凛把心里的吐槽说了出来。

“啊啊啊!谁脸红了!”士郎仿佛受到惊吓一般向后跳开,躲开凛探究的视线,“对对——对了,不是说晚饭吗!!走了!!!”就像故意岔开话题一样,士郎胡乱地推搡着凛的后背,“走—走了!!!”

“啊……都是别扭的人啊。”被士郎在后面推着的凛这次控制住自己只在心里吐槽了。


TBC

可能要多一章……

感谢大佬们的留言,一起来玩啊